直播电商基本盘遭遇瓶颈,遥望科技的下一站在哪?

[复制链接]
查看98 | 回复0 | 2024-1-8 12:58: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编辑 | 虞尔湖
出品 | 潮起网「于见专栏」
663303.webp.jpg
与很多企业以产品为核心,去不断拓展市场所不同的是,作为一家存在感很高的直播电商公司,A股上市公司遥望科技的主营业务却略显粗糙,甚至其营销路线,也是跟着热点跑。
例如,近年以来的元宇宙、大模型、短剧等热潮,遥望科技几乎都没有错过。如果只是一家普通的公司,没有业务“主心骨”可以理解。但是,这家公司的前身,却是2019年收购“遥望科技”的女鞋实业公司星期六。而上市公司“遥望科技”,实际则是由该公司在2022年底,更改证券简称而来。
通过其发展历程不难看出,女鞋业务此前也是遥望科技业务的重要组成部分。只是,即使有实业加持,遥望科技在二级资本市场,也给人一种华而不实的“虚无”感。尤其是前不久,遥望科技发布了2023年第三季度财报后,其在报告期营收下滑4.39%,净利润告负由盈转亏。也将这个昔日头顶“直播电商第一股”的新锐公司的尴尬,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

那么,正在逐渐“脱鞋”,并被网友誉为“网红股”的遥望科技,到底怎么啦?

光环褪色、增收不增利

在过去几年多位头部主播相继翻车甚至销声匿迹后,消费者最直观的感受是,直播电商的热度正在退却。

不过,与遥望科技增收不增利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直播电商赛道仍有部分头部玩家业绩表现不俗。例如,同为直播电商MCN上市公司的东方甄选、交个朋友在2023年的营收、净利润方面,都交出了不错的成绩单。

单看第三季度,或许还看不出这种差距。而从2023年前三季度的汇总数据来看,遥望科技前三季度的营业收入为34.44亿元,同比增长13.4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为4.5亿元,同比下降317.39%。这也意味着,遥望科技也陷入了与很多上市公司相同的困境,那就是“增收不增利”。

值得注意的是,对于今年连续三次的增收不增利,遥望科技并未在公告中详细披露过原因。不过,通过此前遥望科技的半年报可以看出,公司的鞋类商品降价促销、清理鞋履库存等或是重要原因之一。

与此同时,对于现在的遥望科技而言,地位十分重要的互联网广告业务,不仅人工成本及研发费用大幅增长,而且毛利率一路走低。据观察,这或许归因于广告市场的不景气。

据遥望科技半年报数据显示,其靠走量和返点赚钱的广告代理业务毛利率只有2.26%,低得可怜。与此同时,其电商营收与利润增长放缓甚至走下坡路,从而导致其上半年净亏损2.08亿元,前三季度累计净亏损4.52亿元,经营活动流出的现金净额3.33亿元。

细究遥望科技“增收不增利”的原因,签约艺人与达人的规模增长,也正在成为遥望科技的盈利“负担”。

财报数据显示,2023年上半年其签约“网红达人”增长的同时,直播电商GMV达约60亿元,同比增长约9%。不过,其社交电商收入却同比下滑30.61%至8.49亿元,毛利率也由去年同期的26.39%锐减为3.06%。要知道,在此之前,社交电商服务一直是遥望科技的最大营收来源。

不过,时至2023年上半年,毛利率表现不佳的传统的互联网广告代理服务收入贡献,反超了社交电商。因此导致其部分业务毛利高,但是营收低。而另一部分业务则营收高,但毛利率却太低。

值得注意的是,半年报的财报解释中,遥望科技也将2023年重点投入了抖音本地生活领域视为整体业绩表现不佳的原因之一。具体来看就是,本地生活服务业务毛利率较低,因此也拉低了公司互联网营销业务的整体毛利水平。

实际上,遥望科技这样的状态,一直延续到了第三季度。虽然第三季度财报中,遥望科技对其相关业务的具体盈亏情况有些轻描淡写,但是细看其经营数据不难看出,较低的营收增速与较高的营业成本和费用端增长,依然是其业绩延续颓势的重要原因。

数据表明,遥望科技除了营收增长放缓外,其销售、管理、研发等公司经营管理成本整体增长高达1.2亿元。其中,管理费用占比最高,同比大增超过50%。由此也导致其整体营业成本增速近40%。

对此,遥望科技的业绩说明表示,根本原因是其互联网广告代理业务规模和收入较上年同期大幅增加,相应流量采买成本增加,与此同时,遥望科技在加大业务拓展力度时,相应人工费用及差旅费用增加以及股权激励确认费用大幅增加等。由此足见其内部管理效率低下,或是亏损根因。

频繁被监管部门点名问询,公司合规性存疑

作为上市公司,及时披露公司重大经营数据与信息,是其合规经营的重要表现。然而,遥望科技近期却频繁收到监管部门的警示函与监管函。

例如,12月11日,遥望科技刚发布公告称,公司及相关人员收到广东证监局出具警示函。经查,遥望科技存在2021年至2022年期间公司存货账面值与实际不符、2019年至2020年期间部分收入确认不恰当以及虚增收入、利润和应收账款回款等问题。

据了解,上述财务核算问题,导致遥望科技2019年至2022年相关定期报告披露的相关财务数据不准确,违反了《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的相关规定。

祸不单行,次日遥望科技因未及时进行信息披露收到深交所下发的监管函。根据监管函,遥望科技存在未及时审议和披露对外财务资助、未及时披露担保进展情况等违规问题。
除此以外,监管部门还指出,遥望科技的公司及高管虚增业绩、存货管理不善等内部经营问题。为此,包括谢如栋在内的遥望科技高管均被“点名”,要求对违规行为负责。不过,据遥望科技对相关事件的回应,公司整改相关问题,尚需时日。
鉴于遥望科技的内部经营合规性存疑,而且一些重要信息没有及时披露,二级资本市场的投资者对其也有“若即若离”之感。
如果将时钟拨回至2020年年初,彼时刚刚完成遥望网络“整合”的星期六可谓处于高光时刻。彼时,其股价(前复权)一度涨至36.56元/股。而截至2024年1月5日收盘,其股价仅在8.76元/股。由此可见,更名后的遥望科技,股价早已跌去一大半,算下来市值已经缩水四分之三。

直播大潮褪去,遥望科技或前途未卜

遥望科技更改其证券简称,业内的解读是遥望科技试图“脱鞋”。换言之,遥望科技是希望弱化其鞋类产品的营收贡献,而重仓此前收购的直播电商业务。

据了解,“星期六”的创始人和大股东张泽民此前曾通过佛山兆之隆,不断抛售遥望科技股份。Wind数据显示,其从2021年至今,张泽民已减持近4000万股,持股比例从11.93%降至5.55%,由曾经的第一大股东变成了第三大股东。

一边是弱化“实业”,另一边则是加码直播。据了解,被星期六收购前的遥望科技,擅长孵化明星直播带货,早在2022年就已签约50名艺人。而在2023年双11,遥望科技旗下当家主播贾乃亮总销售额超13.6亿元,远超去年的3.2亿元。

据公司披露,遥望科技今年在双11期间总计GMV为32.9亿元,相比2022年同期增长38%。如此之高的GMV增速,也与其增收不增利的业绩成绩单形成强烈的反差。

众所周知,随着直播行业的监管趋严,全球很多国家已经开始限制、甚至禁止直播带货。国内虽然离这种整治程度还很遥远,但是在各种行业监管重压之下,如今的直播电商赛道,早已换了“新天”。因此,遥望科技的焦虑感也与日俱增,不得不对各种社会热点保持高度的敏感。

只是,正是因为遥望科技追热点式的发展策略,让其陷入了很多新型业务浅尝辄止、甚至赔本赚吆喝的恶性循环。

例如,公司曾自主研发直播全流程数字化平台“遥望云”,深耕SaaS业务,并相继打造遥望X27主题公园、遥望天门直播运营基地、中国鞋都(温州)数字化生态产业链基地等多产业带基地。

此外,遥望科技还在年中将其品牌定位升级为“科技驱动的新消费服务平台”,并在AI、虚拟人、以及最近炙手可热的“短剧”业务方面开始布局加码。据媒体报道,2023年11月,遥望科技在互动平台表示,公司的小程序短剧平台正在试运营,自制短剧正在拍摄,自制内容与平台即将上线。这也意味着,遥望科技布局这些新业务,并非只是“喊口号”,而是拿出了真金白银。
只是,这些反复试水的新型业务,目前尚且处于投资期,遥望科技能够将其发展成为第二条增长曲线,尚未可知。业内人士普遍认为,业务模式不够聚焦对于目前基本盘不稳的遥望科技而言,并非好事。甚至可能会因为再度拖累其“基本盘”,而遥望科技的未来,或许因此充满凶险。

结语

作为实业公司与虚拟的互联网直播电商公司的组合体,由“星期六”更名而来的遥望科技,算是将虚实业务相结合的行业典范。

只是,随着星期六原本的鞋类业务在遥望科技的业绩大盘中越来越无足轻重,而其直播电商又因为行业下行而面临诸多的不确定性即将出现瓶颈,遥望科技未来寻找业绩增长的可能性,似乎只能出现在这两种业务之外。

这也不难理解,为何遥望科技会看到新鲜概念,无论入局有多难,都会“迎难而上”。但愿这在这些充满想象力的新型赛道,遥望科技会有新发现,而不是进入不可预知的险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